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流氓师表 335-336

流氓师表 335-336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335 情趣店内

张婧终究是小孩心性,被姐夫一番花言巧语的哄逗,外带在她身上手摸嘴亲的抚慰,很快就逗得她破啼为笑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已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为了弥补心灵的创伤,她拉着姐夫去逛街,要姐夫给她买新衣服,买玩具买零食,好在姐夫照单全收,答应了她的所有要求。

婧婧嘴里吃着零食,手里挽着心爱的姐夫,姐夫手里提着一堆的东西,全都是买给她一个人的,婧婧就觉得很幸福,在经过一家内-衣店的时侯,就非要拉着姐夫一起进去。

“婧婧,这不太好吧?要不你自个进去买,买好了姐夫来付钱就行了。”彭磊站在门口蹰躅着没好意思进去,这姐夫带着小姨子来买内-衣,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吧。

“不嘛!人家买内-衣还不就是给姐夫看的,姐夫要是不喜欢,那人家买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张婧拉着彭磊的手猛摇,撒着娇悄声道,“姐夫,等我买回去了,一件件的穿给你看,好不好?”

张婧也是熟知姐夫的心理了,彭磊被她这一逗,果然就心痒痒的跟着她进去了。

婧婧拽着姐夫的手在店里绕了一圈,都不满意,最后目光就停在情趣内-衣那一栏了。

张婧纤手一指:“姐夫,这套内-衣好好看啊!”

彭磊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就见到一套超薄的黑色缕空内-衣,登时燥得他老脸通红,连忙拽了拽她,压低声音道:“这个不行,你才多大呀,就穿这个。要是让你姐知道了,还不得骂死我。”

“不嘛,我就要这套。我买了回去藏起来,不会让我姐知道的。”张婧凑姐夫耳边媚声道,“姐夫,你瞧这个小裤裤中间还通了个洞,以后你要是想跟我爱爱的时侯,就省事多了,连小裤裤都不用脱,就可以直接弄进去了。”

彭磊仔细望去,果然就见那条小小的三角裤中间开了个叉,不大不小,恰好容得下棒子大小的东西进去,他下面的小-弟弟却很不争气地硬了起来。

两人在那里嘀咕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女老板就笑米米地迎过来,一边察言观色地套着近乎,一边热情洋溢的介绍着这款情趣内-衣,只是老板娘的目光老是有意无意地在两人脸上打转,看得彭磊脸热心虚,这盘山镇就这么屁大点,说不定老板娘认得他和婧婧的真实身份也不一定。

老板娘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的小姑娘象个学生妹子,跟这个情趣内-衣应该是毫不搭界的,可是为了赚钱,她还是昧着良心地猛夸道:“这位小妹子不仅长得漂亮,身材好,眼光更好,这一款内-衣最是适合妹子了,穿在妹子身上,肯定是迷死人了。对了,妹子穿多大的内-衣呢?”

张婧被老板娘夸得高兴,随口道:“我也不太清楚,以前是C罩的,可是紧了很多,现在应该穿D罩的吧。”

那老板娘满脸的不信,目光在张婧的胸和自已的胸之间左右扫瞄了一番,脸上就有了羞惭之色,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急忙去货堆里找货。

彭磊虽然尴尬得紧,可是小丫头如此争气,居然把老板娘都给羞倒了,他开心之余,也慷慨大方了一把:“老板娘,同样款式的,你再给我拿件粉红色的来。”

老板娘闻言喜不自禁,果然又找出件粉红色的内-衣来:“这是本店最好的内-衣了,一套就要二百八十八,两套加起来五百七十六块,我就便宜一点,只收五百六好了。”

婧婧吓了一跳,乍舌道:“这么贵呀,姐夫,那咱们还是不要好了。”

彭磊也有些乍舌,可是一想到婧婧穿着这样性感迷人的内-衣在自已面前骚首弄姿的娇俏风情,他便心痒难耐得紧,于是一咬牙全都买下了。

老板娘见生意成功,一边找零,看向彭磊的目光也敢露出一丝鄙夷之色了,这人看着斯斯文文,可是居然带着自已的小姨妹来买情-趣内衣,可见此人必是个衣冠禽-兽无疑,他的小姨妹也多半被他给祸害了。

就在这当口儿,门外又走进来两个女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穿着一套孕妇裙装,腹部微微地凸起,在她后面紧跟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

彭磊一回头,立马张大了嘴。那女人的目光与彭磊一对视,又落在彭磊身边的张婧身上,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起来:“哎哟,这不是小彭老师吗,真是巧呀,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你。”

彭磊尴尬不已:“是巧啊。霞姐,你怎么也来了?”

“这是女人用品店,我怎么就不能来了?”闵霞带笑不笑地说着,一双美眸在张婧身上四处流转,“对了,这个小姑娘是——不会是你的新女朋友吧,长得倒是蛮漂亮的,就是。。。。。”

从闵霞一进店,婧婧便一直紧张地盯着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让她凭着自已的直觉感到了某种无言的威胁,此刻听她这么一说,立刻跳了出来:“他是我姐夫,我是我姐夫的小姨妹,这个姐姐,你又是谁呀?”

“我呀,是你姐夫的。。。。。好朋友。”闵霞示威似的挺了挺自已微微隆起的肚子,美眸含情地看向彭磊,然后就看到了彭磊抓在手中无处可藏的两套情趣内-衣,随即便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彭老师的眼光挺不错的嘛,这两套内-衣是给你女朋友买的吧?”

婧婧一把抢过内-衣,小嘴翘起老高:“这是我姐夫给我买的。”

闵晚霞原本听说这个小姑娘是彭磊的小姨妹,还没太在意,此刻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就嗅出不对劲来了,嘴上忍不住就泛起酸来:“哎哟,你这个姐夫当得还挺不错嘛,居然带着自已的小姨妹来买内-衣,咦,好象还是比较特别的那种嘛!”

“这。。。。。”彭磊羞得都快钻地里去了。

张婧刚才口不择言,这会也发现说漏嘴了,恨恨地白了闵霞一眼,拉着彭磊就往外走:“姐夫,别理这个女人了,咱们走。”

“那个霞姐,我,我先走了,咱们下次,下次哈!”彭磊正愁着没法脱身,赶紧跟在张婧身后,灰溜溜地逃了出去。

闵霞落寞地望着彭磊的背影,轻声叹道:“下次?下次是什么时侯?”

出了店,张婧便开始审讯起自已的姐夫了:“姐夫,你给我老实交待,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朋友。”

“什么朋友?”

“就是普通朋友呗!”

张婧板着脸道:“我不信,嘿,你瞧她的肚子都这么大了,还出来勾引男人,姐夫,她肚子里的小孩不会就是你的吧?”

“婧婧,你可别瞎说,这种玩笑可开不得的。”彭磊吓了一大跳,婧婧这个小妖精莫非有透视眼不成,连闵霞肚子里的小孩他爹是谁都看出来了。

婧婧见把姐夫吓得半死,开心地嘿嘿直笑:“这个女人这么漂亮,你会只是跟她做普通朋友,谁信呀!肯定是跟你在床-上打过滚的朋友吧。嘿,我看她看你的眼神儿,简直就跟一狐狸精似的,直勾勾的,都快把你的魂给勾走了。”

彭磊心虚,忙猛拍婧婧的马屁,道:“她再漂亮也没有我家张婧漂亮呀。婧婧,你才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狐狸精,把姐夫的魂都给勾跑了。”

婧婧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张婧立刻把刚才的不开心扔到了一边,眉开眼笑地挽住了姐夫的胳膊:“走,姐夫,到我家去,我把新买的内-衣穿给你看,好不好?”

336 赵姨房里

“去你家,这不太好吧?”彭磊心中早已骚动难耐,面上却很衿持,“张婧同学,你下午不是还要上课的吗?”

“反正我爸妈都要让我转学了,我才懒得去上了。正好我家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姐夫你今天哪也不准去,就乖乖地在家里陪着我。”张婧搂住了姐夫的胳膊,两团高耸的少女峰有意无意地左右挤压着。

彭磊盯着婧婧的那两团傲人的凶器,想起刚才老板娘那羞惭的表情,就笑了起来:“婧婧,你的胸-脯真有那么大了?”

“你每次都那么使劲地揉人家的咪咪,能不大吗?”婧婧娇媚地白了他一眼,柔若无骨的身子更紧地贴在姐夫身上,将那对凶器磨擦得更欢了,“姐夫,快些走了嘛,等到了家里,姐夫想怎么揉人家都可以的。”

彭磊心痒难耐,调逗道:“要是姐夫想干你这个小浪货呢?”

“嗯,嗯。”婧婧小脸发红,很适时地从裤包里抽出一根刚买的棒棒糖来,动作很暧昧地用舌头舔了舔,这才含进了嘴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姐夫,象要把姐夫淹死在她那汪春-水里。“那婧婧就穿上刚买的情趣内-衣,乖乖地让姐夫干,好不好?”

小妖精的这个动作一下子逗得彭磊邪火乱冒,小家伙在裤裆里杀气腾腾地站了起来。

彭磊对于女人的意志力总是很薄弱,更何况是遇上了天生媚骨的小妖精婧婧这样的,更是只有乖乖地束手就擒,跟着婧婧去她家了。

一进了乡长家,彭磊就做贼似的四处东张西望着。婧婧把拖鞋啪啪地扔飞出去,东西往客厅里一扔,靠在沙发上,莹白的如玉的小脚丫搭在了茶几上:“哎,累死我了。姐夫,你找什么呢?”

“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敌情?”彭磊转悠着到了赵姨的卧室门口,悄悄一扭房门,朝里瞄了瞄,迎面就见到一张双人床,床头上还摆了件女人的睡衣,不有说,肯定就是赵姨的了。

“哼!人家都说了,我爸出差去了,我妈上班去了,我姐上课去了,家里就只有我跟姐夫了。”张婧张开双臂,一双媚眼儿汪汪地看着他,“姐夫,过来,抱人家到楼上去嘛,人家要试下新买的内-衣了。”

彭磊担忧的心放下来了,骚动的心便蠢蠢而动了,过来就是一个狼抱。张婧个子不大,但还挺沉的,全身上下肉感十足,抱在怀里跟抱着一头小母熊一样的绵软柔和,且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阵阵清新体香,还没怎么着,鸡巴就已经硬得不行,标枪似的在婧婧的屁股缝那里乱戳了,赶紧的抱着婧婧就往她母亲的房里走去。

婧婧叫了起来:“姐夫,你走错了,这是我爸跟我妈的房间呢。”

“没错。反正家里没人,你就在你-妈的房间里穿给姐夫看好了。”彭磊抱着婧婧闪身而入,用屁-股关上房门,直接就把婧婧扔到了那张硕大的双人床-上了。

“姐夫真坏,竟然想在妈妈的床-上跟人家爱爱”婧婧明白过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红红的看着姐夫。

“知道就好,姐夫就想在你妈妈的床上干你,这样干起来才会更刺激些。”彭磊露出了色狼本色,色米米地去婧婧的咪-咪上捏了一把,“小丫头,你跑不了了,赶紧乖乖地把衣服脱了,把屁股翘起来,让大爷好好玩一玩。”

婧婧一脸的兴奋:“大爷,让小女子先把新买的内-衣换上给大爷瞧瞧,然后再让大爷尽情玩好不好?”

“好。”彭磊大马金刀地坐在床边,顺手拿起床头柜边的一双薄如蝉翼的肉色丝袜放到鼻子边嗅了嗅,嘿嘿,似乎是穿过的,充盈着赵姨身上的味道,闻之使人精神抖擞,棒子发硬,身子发软。

婧婧接着道:“大爷,你先把眼睛闭上嘛。”

“不行,大爷我可等不及了。”彭磊此刻早已百爪挠心,恨不得立刻把婧婧扑倒在身下。

“那小女子就宁死不从。”婧婧跳了起来,在松软的床上一蹦一蹦的,双拳紧握,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哎呀,姐夫,你就先把眼睛闭上吧,人家害羞嘛!”

切,小妖精也有害羞的时侯?彭磊扭不过她,只得把眼睛闭上了。只听耳边响起婧婧脱衣服时细碎的声音,过了一会,婧婧羞答答地说了声好了。

彭磊睁眼瞧去,只见婧婧脱得光溜溜的,只穿了那件三点式的黑色情趣内-衣站在床上,罩罩太小,包不住婧婧那两只饱-满的大白兔,就只兜住了胸乳中间的紧要之处,露出大片白嫩的乳肉,罩罩不仅小而且薄,隐约可见里面的乳尖儿嫣红鲜艳,如三月的花蕾傲然挺立。

小巧的三角裤也是薄如蝉翼,上面还绣了朵玫瑰,如同小孩的开裆裤,遮挡着少女的花园,白色的肌-肤影影绰绰,勾人魂魄,到股沟处却豁然开朗,刚好能够看到她那光洁无毛的鲍鱼,两片粉白的阴唇木耳似的倒挂在那里,说不出的诱人来。。。。。。

婧婧虽只十多岁年纪,但身子却已经发-育得差不多了,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再加上那对傲人的双峰,充满了十足的女人味。穿着性-感的情趣内-衣,萝莉的小脸蛋上挂着无邪的笑,少女的娇嫩天真和女人的妖娆美艳完美地展现在了一起。

乖乖,这可真是个巨-乳童颜祸国殃民的小妖精啊!彭磊只觉血脉贲张,将手中的丝袜丢了过去:“婧婧,快把这双丝袜也穿上去,姐夫快忍不住了。”

“这好象是我妈妈的呀!”婧婧皱起了眉头,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妥,自已怎么跟姐夫胡闹,被妈妈知道了都不怕,可是要在妈妈的床-上跟姐夫胡闹,那就不太好了,“姐夫,我也有丝袜的,在我房里呢。咱们还是去我房间里,别在妈妈床-上好不好?”

彭磊一边飞快地脱着衣服,一边嘿嘿地银笑:“不用了。就这里最好,你穿着你-妈妈的丝袜,这样姐夫就会更兴奋的。”

“姐夫,你好变-态呀!”

婧婧嘟着小嘴,等看到姐夫那异于平常的大家伙时,就不再吭声了,乖乖地穿上了母亲的丝袜,按着彭磊的指示,背对着彭磊跪趴在床边上,摆出女人最勾-引男人的那个姿势来,小屁屁翘起老高,婧婧那整个光洁无毛的美鲍鱼便完全地暴露在彭磊面前,虽然已被彭磊开发过很多次了,但两片粉嫩的阴唇仍旧鲜艳无比,严丝合缝的闭合在一起,紧守着她那道迷人的屄口,黑色的小裤裤和白色的肌-肤在那方寸之地相互映衬,黑白相间,白里透红,说不出的一个美妙来。。。。。。

彭磊就用手扒开那两片阴唇,凑上去仔细地观赏着婧婧那迷人的阴部,因为婧婧天生是个小白虎,整个阴部的颜色都呈粉红色,阴蒂圆润小巧,象颗红豆似的从顶端突了出来,阴唇薄而粉嫩,往两边一分开,便露出里面鲜红的屄肉来,被婧婧屄内浸出的爱液滋润着,越显得娇艳无比。。。。。。

“姐夫,不要看了嘛,人家好害羞的哦!”婧婧再是天生妖媚,被姐夫如此这般地看着,也感到羞怯起来,仿佛姐夫的目光就是他那根又粗又大的鸡巴插在自已的小屄里面一样,小屁屁扭捏不堪地扭动着,屄口一阵阵地收缩,很自然地浸出许多的骚水来。

“切,这会你也知道害羞了?”彭磊就站在床边上,提着那硬邦邦的鸡巴就从后面对着婧婧的小屄插了过去。。。。。

这一下的力道实在是有些过猛。

婧婧还在那翘着屁屁扭捏着呢,一个不提防,被他这一顶就扑了出去,扑嗵一下从另一边滚床底下了。

“呜呜呜。。。。。”婧婧鼻青脸肿地爬起来,“姐夫,我恨死你了。”

彭磊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今天在赵姨的房内跟她的女儿爱爱,居然如此冲动得紧,竟把婧婧都给顶床下去了,所幸没伤着她,赶忙温言软语的抚慰了一番。

“不行,这回姐夫得当马让我骑才行。”婧婧不依不饶地把彭磊推倒了,骑在了他的身上,捉住姐夫的大鸡巴就往自已的小屄内塞去,屄口被骚水润滑透了,居然很轻松地便将鸡巴整根吞了进去,然后婧婧就夹紧了双腿,扭动着小屁-股绕着姐夫的那杆大鸡巴快活地套弄起来。

那两团硕大的雪乳也跟着婧婧的动作,颤颤巍巍地抖了起来,象两只刚成熟的柚子,油光水亮的倒挂在水面上,随波荡漾着,令人馋眼欲滴,只想一尝它的美味。

彭磊于是坐直了身子,张口咬住了那两只蜜柚,大鸡巴跟打钻机似地在婧婧的小屄里一阵猛钻,操得婧婧噢噢直叫。。。。。。婧婧天生拥有着一个极品名器白虎屄,阴部饱满肥嫩,屄口看似很小,但却弹性十足,伸缩自如,任彭磊的鸡巴再大,她也能容纳得下,屄内温度适宜,骚水丰旺,层叠弯曲的软肉恰到好处的将鸡巴完全的包住,鸡巴抽送之间,象是有无数条小舌头在棒身上舔吻着一般,龟头抵在花心上,更是被她的花心象小嘴似的吸吮着,再加上婧婧天生媚骨,骚劲十足,呻吟起来如小猫叫春似的动听,爽得彭磊全身的毛孔都扩展开来,做了不过十来分钟,变换着姿势在婧婧屄内抽了不过两三百下,彭磊便腰眼一酸,泄了。

他怕把婧婧肚子弄大了,不敢射在她屄内,便抽出来射在婧婧的双乳上,龟头上残留的精液被他恶作剧地抹在了她妈妈的那双丝袜上,这才一头栽倒在婧婧旁边。

婧婧笑道:”姐夫好没用,这么快就射了。”

彭磊老脸一红:“不是我军无能,实在是共军太厉害了。待姐夫休息一会,到时定要操得你求饶不可。”

婧婧还没过着瘾,就爬到了姐夫身上,抓住那根半软不硬的鸡巴吸吮起来,并且把屁股挪到了姐夫嘴边:“姐夫,亲我下面。”

彭磊见婧婧屄口湿淋淋的,渗杂着白色的爱液和糜烂的气味,皱着眉头道:“要不咱们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

“不嘛,人家下面难受,现在就要让你帮人家亲亲解下痒。”

婧婧不依不饶地把屁股凑到了姐夫脸上,小屄正对着他的嘴,来回地厮磨着,小嘴也没忘了卖力的舔吸姐夫的鸡巴。。。。。。

婧婧和姐夫恋奸情热,在妈妈的床-上和姐夫干得天昏地暗,居然都忘了时间,哪料到自已的母亲此刻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赵淑珍今天下班特别早。以往为了顾及老公的形象,她还是很少早退的,可今天老公去市里没回来,她也乐得早早地开小差回家了。

刚一打开房门,赵淑珍立刻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自已卧室内会有隐隐约约的呻-吟声传出来,而且还是那种一听便会让人耳热心跳的声音。

看看茶几上摆的东西,赵淑珍登时就来气了:婧婧这丫头,居然又逃课跑自已卧房里偷看她爸爸抽屉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碟片了。

走到门前一扭,里面居然反锁上了,紧接着就听到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已的准女婿彭磊。

赵淑珍当时就气晕了,这个挨千刀的小冤家,把自已的小女儿上了也就算了,可是没想到他竟会这般胡来,居然会和婧婧跑到自已的床-上来做那种事了。

她恨得伸手便要去擂门,可是手伸到了一半却又停下了,要是小磊这家伙发起颠来,又把自已抱到床上和小女儿一起做那种来,那可怎么办?

她又气又急,却又想不出啥办法来,只能傻站在门边,听着里面传出的阵阵银糜的声音,俏脸上便渐渐地染上了红晕。

彭磊哪知道自已已经被人给堵在了房内,此刻他和婧婧在那张宽敞的席梦思上枪来屄往的激战正酣,正是难解难分之际——彭磊虽是猛虎下山,锐不可挡,但婧婧却是初生母牛不怕虎,两人你来我往的厮杀了数百回合,操得屄歪枪斜,却仍旧未分出个胜负来。

赵淑珍在门外听了近半个小时,双脚都站麻了,小裤裤里面也湿得厉害,可房内两人居然还没个要结束的意思,她不知道彭磊早已是花开两朵,梅开二度了,只是脸红心跳地惊叹着,小磊这家伙的能力也太强了些吧,婧婧这么大年纪,能吃得消吗?可是听着小女儿的浪叫声,倒似欢愉得很,赵淑珍偷听过大女儿的床根,大女儿的叫床声已经够那个的了,可是跟小女儿一比,可就差得远了。也不知道她俩是从哪学来的,难道是女人天生就会的?可自已跟丈夫同-床了这么多年,也从来不曾这样叫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