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地下室的秘密

地下室的秘密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手脚分别被铐在木马的二侧的铁圈里,随着木马前后的摇摆,深深插进直肠的铁棒更加肆虐无阻,好痛好难受啊!
「雷,我求你….放了我,至少….至少别把我铐在木马上,我求求你….啊啊….」彷佛永无止尽,摇晃的木马带给罗伊莫大的痛苦。
那个被称作雷的男人熟稔打好领带并穿上笔直的深色西装,他走到苦苦哀求的罗伊面前,欣赏他冷汗直冒的俊颜「怎么这个玩具你不喜欢吗?还亏我特地从古董店买回来,只玩一下实在是太浪费了,你今天就好好的待在上面吧!下班回来我自然会放了你,不跟你多说了,晚上见。」看着雷伊消失隐藏一角的楼梯时,罗伊绝望的大叫,等他回来,不如先让他死了算了。
为什么自己会落的如此境界…….他己经被雷折磨了整整二年,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维持一定速度的摇晃,木马上的铁棒亳不留情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拌随晕眩让罗伊视线逐渐朦胧…….他由衷的希望能回到二年前……那个自由满足的生活…….
火大真的很火大,我看着躺在办公桌上的B企划案,在首页的最上头打上着雷.汉克的名字。
在昨天之前我是满欣赏他的,做事努力又干练,还有一点深受女同事的喜爱,这也难怪了,身高185有着一副好体格,再着那张脸长的也不差,个性温和内敛,就像个老好人,谁知道呢!至少看起来是如此。
但是我现在却非常的痛恨他,在昨天和总务课的杰克聊天时,他无意说出了一件足以令我心碎的事情,一直以来我暗恋的丽莎.莱恩小姐居然和雷.汉克有了一腿,在周末的夜晚,他们上床了。
这种事大伙看起来并没什么大不了,可是我却耿耿于怀,我也长的不差啊!为什么丽莎不选我,还拒绝过我,这让我非常的纳闷自己倒底是那一点比不上雷,论长相我有自信去当明星都不成问题,论事业我花费了近七年的心血,由最低阶职员,一步步升到现在营业经理的位置,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小心眼,说我是心胸狭隘的男人也行,这次我一定要雷.汉克付出他伤害我男性尊严的代价。
即使经理室的门没关上,但雷还是维持礼貌在门板上敲了二下,我抬头看他,向他点了下头「你坐下。」在这个小房间里有着一组小而精致的沙发。
「是,经理。」雷慎重的选了最靠近我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份企划书是你做的吗?」我再三翻阅然后问他。
雷马上直起腰身「经理是我做的没错。」
「浑蛋,这份企划案若真实施你知道会造成我们营业部多大的损失吗?枉费
你身为组长居然这么不小心,里头露洞百出,你说公司往后怎么敢将重责大任交给你?」我极端严厉的责问他。
他似乎愣了一愣「怎….怎么可能….我明明…..」他喃喃自语忽然站了起来,倒吓了我一跳「经理,您是不是那里弄错了?」他迷惑的看着我。
深蓝的眼睛,彷佛将人带进夏日的海洋世界,一瞬间我竟迷失在那蔚然的蓝眸。这问题教我怎么回答,这份企划案那里有什么错,只不过是我在找他的碴罢了「算了,你下次注意一点,拿回去重改,好了,你回去做你的事吧!」我三言两语便将他打发
我都觉得自己这次的表现相当情绪化,但雷从我手里接过被退回的企划,我试图在他脸上想找出愤怒和不悦的神情,可是,没有,一点也没有「经理那我回去了。」
「下去吧!」真是服了这个家伙,我将脸埋进手掌心,用力擦了下脸,这家伙真不简单,同僚都知道,雷是一个相当负责任的人,他不容许自己在工作出现任何一点差错,可谓追求完美和严以律己的人,这次我如此狠批他,他居然没有”变脸”可真出忽意料之外。
星期五是快乐周末来临的前一天,下午四点钟,我忙完了事情,想叫秘书去倒杯茶念头一转,算了,自己到茶水间弄,走动一下也好。
拿着银?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偷牟恍飧直易呓瞬杷洌晕挥腥耍率瞪弦桓龈叽蟮纳碛罢⒃谌人髋浴?br />是雷,他惊讶看了我一眼。我对他点了下头,打开头顶上的柜子,拿了一包红茶包出来。
「红茶?我还以为经理喝咖啡。」雷有些讶异的说。
「喔,我平常是不喝咖啡的,我不喜欢苦苦的感觉,很奇怪吧!茶叶比较符合我的属求,健康又润喉。」我一边解释着一边把茶包用开水滤过一遍,才放进杯子冲满热水。
「我高中有一个同学也不喜欢喝咖啡。」他耸肩的说。
「喔,为什么?」
「因为他家里是卖咖啡豆的,他说厌烦咖啡了。」
「哈哈,你那位同学真天才。」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
「谁知道呢?天才和白痴只是一线之隔」未了,雷还对我眨了下眼。
如果我嘴里有红茶,现在肯定会喷了出来,这家伙搞什么啊?我从来不知道他原来也会开玩笑。
伸手打算将柜子的门关上,大概是里面大大小小的东西没堆好,二盒咖啡就要往我头上砸了下来「小心。」雷的手臂护住了我,突然被他拉扯我失去平衡居然跌在他身上(我只比他矮了五公分).…反射性的我像小狗动了动鼻子嗅闻....不属于自己淡淡的烟草味如草原清新的味道…..
「经理你没事吧?」他关心的打量我,并将掉落地上的咖啡捡起放回柜子。
「嗯….没事,我先回去了。」拿着茶杯我迅速逃回了经理室,唉~雷那家伙会深受女性的喜爱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事,可靠、够味道、稳重、精明…….去他的,我干嘛一直说他的优点啊?
还是想想明天假日要和那个美媚一同快乐happy才是。
当雷下班后,回家第一件事便是到地下室看看那个家伙怎么样了?
结果罗伊早就昏厥在木马上面,地上渍了一滩由精液肠液和尿液汗水融成的水渍。
雷也不叫醒罗伊,解开罗伊手脚上的束缚便将他拖了下来,检查了他的身体状况,发现罗伊的后庭红肿不堪,雷在角落找到一个项圈把它套在罗伊的脖子上,将皮制项圈的铁链扣在墙上的铁环这才离开地下室。
将一回来放在客厅的公文包拿进房间,并脱下西装换上绵质的黑色休闲服,雷便到厨房做菜,他做了二份,自己在厨房吃过晚餐,清洗过餐具后,把剩余的一份端到了地下室。
罗伊依然昏迷不醒,雷皱起眉,捉着罗伊的头发,啪啪啪地在他脸上甩了几个耳光,罗伊这才昏昏沉沉的醒来。
「你要洗澡还是先吃饭?」雷给罗伊选择的机会。
现在他什么都不要,只想去死。
看罗伊不回答,雷冰冷的又说:「还是你想在木马上再坐上一回?」
雷的威胁达成了效果,罗伊眼里带泪「我现在全身都难过,吃不下饭,想先洗澡。」
雷点了个头,解开系在铁环上的铁链,罗伊因为经过一整天的折磨没了力气,只好用爬的跟在雷的后面,雷从口袋掏出了一把钥匙转开设在地下室一角的浴室的门「进去。」雷命令罗伊。浴室算是宽大,挤下三个大男人都绰绰有余。
在雷的监视下,罗伊爬进了干净贴着粉蓝磁砖的浴室,雷转开浴缸上的水龙头将水温设在不冷不热刚好的温度,招来罗伊压着他的头,从瓶子挤出洗发乳清洗罗伊一头褐色的短发。拿着莲蓬头就往头上的泡沫冲,一瞬间泡沫和热水流的满脸,罗伊难受的挣扎,甚至用手去挡,雷很生气的关上水压,将罗伊拖到自己大腿上,手掌直接往罗伊的屁股大力轰了上去,因为受到木马一天的折腾,现在任何的刺激都会让罗伊痛不欲生「哇啊啊啊….雷饶了我,别打了……」雷连打了十几下才停手「你再敢不听话,今晚就吊着睡。」听见可怕的威胁罗伊低下头强忍着泪水。「请不要这么做,我会乖乖听话。」
没有说什么,雷接续替罗伊洗澡的动作,尤以罗伊的下面雷可谓仔细,用修长的手指挖掘着罗伊的秘穴「好象有点受伤了。」他喃喃自语,仔细的冲掉罗伊身上的泡沫,用干净的的毛巾擦干罗伊,他在镜子的架上拿了一条药膏(因为罗伊在雷的虐待下常常伤痕累累,所以一些药品都放在这里以便随时取用),挤出药膏在手指上,雷将药膏仔细涂抹在罗伊受伤的秘穴后,又再置物箱里拿出一个丢弃式针筒和四公分高度的玻璃瓶,将针筒的空气推出,针头插进玻璃瓶内吸满消炎剂,直接在罗伊手臂上打了一针。罗伊知道那针筒里装了什么,默不作声任由雷摆布。
「你先出去,记得把饭吃了。」雷抬起刚毅的下巴示意罗伊出去。罗伊只好爬了出去,艰辛的爬回自己休息的地方(顺便一说,虽是地下室,却有十四坪大)一个由毛毯铺设的小角落,看见放在地上的牛排和薯条,他却一点胃口也没有,只有旁边的开水吸引住他,拿起水杯一口气就把水喝光了,他躺了下来,可是瞥见旁边的食物又想起雷的交待,他感到害怕,若不吃,恐怕会遭到雷的修理,只好拿起盘子上的刀叉勉强吃完。
雷将浴室整理干净后顺手锁上门便回到罗伊休息的地方。他先检查他有没有吃饭,看见空无一物的盘子他满意的哼了声。抬起脚踢了踢罗伊「起来,现在还不是你睡觉的时候。」罗伊戒惧的问「还有什么事吗?」
雷盯着罗伊可怜兮兮的模样,心想今天也折磨他够了,辜且放了他一回。
从五花八门的玩具里,雷挑出贞操环将它套进罗伊的阴茎上锁住,贞操环上有着一条铁链,雷将铁链穿过钉死在地上的铁环用把小锁锁上「这二天我让你好好休息,记住别给我搞花样。」把灯关小后他便离开了地下室。
罗伊拉扯锁在自己敏感地方的铁环差点哭了出来,铁链并不长,只有短短的二十公分,这下罗伊只能像只狗被定在原点,动弹不得了。
虽是如此,罗伊也没有力气多想,疲惫的他很快的睡着了。

周末我和大学时代的女性友人一同来到了酒馆,我们聊了自己身边的一些事情,其实艾蜜莉和我从来没有做爱这层方面的关系,纯粹是谈天说地的对像
大概是说的太高兴我忘情的喝了不少酒,头昏眼花我居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雷.汉克那个家伙,怎么他也来这种地方…….
听不见艾蜜莉跟我说了什么,我醉的很厉害,连站都站不稳了,艾蜜莉这才惊觉,她苦着一张脸,这下怎么送我回去是她最大的烦恼吧!
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撑住了我,什么时候艾蜜莉的力气变大了?连也声音也变成男的?「妳好,我叫雷和罗伊同公司是罗伊的部属..…..这是我的名片……」
「喔,雷很高兴认识你……罗伊实在是喝醉了,我本来想请酒保替我扶罗伊上出租车…..」
「艾蜜莉小姐,交给我吧,我是开车过来的,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让我送经理回去吧!这样也可以省出租车费了。」
「唔,这样也好,罗伊清醒一点,我让雷送你回去。」我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任由雷扶我上出租车。
不知道过了多久,雷唤醒了我「经理…..己经到家了,你钥匙放那儿?」
我睁开沉重的眼皮,出现的是熟悉的绿色门扉「啊…在我裤子口袋里……」我下意识的回答。一个东西跑进了我的裤袋,有些痒痒的,我扭动了下身体。
「经…经理请你别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