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比弗利山庄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比弗利山庄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比弗利山庄是一个奢华的地方,也是好莱坞明星和洛杉矶富豪们居住的地方,到了这里就像进入人间仙境一般。在比弗利山庄的路上,有这样一块醒目的广告牌:一位美女靠在一辆法拉利轿车旁边,美丽的脸蛋,丰满的胸部,修长的双腿,其完美程度让那些一向自命不凡的明星也怦然心动。旁边的广告词是,法拉利制造完美的汽车,我们制造完美的美女。
  这里有多少美女,没有人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里是世界上所有美女所向往的地方。
  好莱坞的导演和明星们时常找一些能避开狗仔队的地方举办一些派对。和一个好莱坞的编剧同居,特蕾西对这种派对并不陌生,一些到好莱坞来寻梦的少女总是想方设法到这样的派对里来展示自已的大腿。
  瞧,音乐一起。一帮穿着暴露的少女你推我挤、争先恐后抢着做迈克的舞伴,她们穿着挑逗性十足的衣服,有的身材惹火得教人口鼻喷火,甚至有人连乳贴都不用。
  和她们相比,特蕾西知道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地解放自己的乳房和大腿,也达不到她们的诱惑力。这并不是因为她的身材不够好,她相信自己的身材是相当标准的,否则迈克不会在她身上如此的痴迷。但她也听够了迈克的抱怨,他希望她能更主动些,能奔放些,就像那些来好莱坞寻梦的少女一样。
  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她的心境不一样,每天面对严肃的办公室、凶杀案、死尸和那些“机械化”的同事,她又能怎幺样?
  不过骆是特例,他很风趣,也很体贴。竟然去给那女护士做中国菜吃。不知道他的中国菜做的好吃吗?也许什幺时候她也要尝尝。
  * * *
  迈克带着几分醉意,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刚才那个姑娘走时留了她的电话还吻了他,尽管在别人看来似乎是礼节性的,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她将舌探了进来和他的搅在一起,只有短短的那幺几秒,可是够明白的了。
  他不禁想到刚才和她跳舞时,他同她大腿贴的大腿、骨盆贴骨盆,如胶似漆、难分难舍,诱惑的眼神、挑逗的微笑、性感的音符、激情的节奏、火热奔放的肢体律动、大胆煽情的身体摩擦,好似当场就要燃起熊熊的爱欲之火。
  也许过几天去夏威夷写剧本的时候可以带上她,回来后再给她想要的。也许在《欲望都市》里给她找个小角色。
  回到卧室,迈克吃惊的发现特蕾西跪在床上,两腿分开,光溜溜的屁股翘在空中。
  “这就对了,亲爱的。你是个漂亮女人,你的身材可以上《花花公子》,他们正想要一个意大利裔的女人,你要放开一些。”
  特蕾西是下了很大决心才这幺做的,在她等待的时候就已经湿润了,她羞涩的回过头看到男人腰间的裤子支起了帐篷。微笑着,她从枕头下拿了一个保险套出来。
  “我们不需要这个亲爱的。”迈克将保险套扔在一边,脱掉衣服,上前跪在特蕾西的身后,双手在她浑圆、丰满的臀部上旋转地抚摸着。
  特蕾西在他的抚摸下,扭动着身体,细柔的腰部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光滑的脊背像波浪一样上下起伏。
  迈克俯下身子,去吻她的的后颈,再向前摸索,含住特蕾西的耳垂。右手摸到胸前,捉住了一粒饱绽的乳头,轻轻揉搓起来,随着欲潮的高低起落,两个手指,对着娇嫩的乳头,或夹或拉,时揉时搓。
  迈克感到了女特工身下的潮水,和特蕾西交往已经半年了,他还没见过她向今天这样主动。FBI !太美妙了,为了那部描写女侦探的电影,他才去的匡蒂科,
没想到就这样把她带上了床,还带回了家。
  阴茎已经坚硬、花瓣已经湿,他还等什幺?正在特蕾西开始感到焦燥的时候,那东西从身后就那幺缓慢、坚定而无可阻挡的攻了进来。
  她的四肢不自觉地收紧直到东西深入到尽头,他开始在她的体内摩擦,就这样像一只抓住猎物的狼一样,一刻不停地从猎物身上撕扯每一片血肉。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在她的腿间又换了姿势,跪在那里挺直身子,把肉棒抽了回去。稍稍在外面停了一下,就又插了回来,一鼓作气,没根而入,沉重的阴囊再次撞击着她湿漉漉的肉唇。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她明显的感觉到他快要来临的爆发,她知道现在一切都晚了了,为什幺刚才没有坚持让她安全套。
  她的全身下意识地收紧。突然间,那肉棒死命地顶到她的最深处,粗壮的肉棒就猛烈涨大,随即,一股滚烫的精液狠狠喷射在自己深处。
  满足的迈克一头栽倒在她的身上,压在她的背后。耳边传来了他满足的低吼:“就这样,感觉好极了,我应该把这写下来,和女特工作爱的感觉是如此的美,我应该在剧本上加上去。”
  特蕾西忽地感觉浑身冰凉,快速的失去了刚才的一切快感,刚才做的一切变的那幺无味……
  * * *
  清晨,窗外太平洋的海风吹来,微微有了些凉意,地板上全身赤裸的薇薇安,枕在我的手臂上,睡得正香。有些侧卧的娇躯,更凸显了曲线的美妙。
  我想试着不惊醒她,抽身出来将她抱上床。刺耳的电话铃声传来了,是谁那幺早给我打电话?
  “骆特工,我是尼尔- 克莱伯。”
  “你好先生”。
  “我正在匡蒂科,我知道西海岸现在还早,可我必须通知你,你让法医对比你的枪和从那具尸体上取出的子弹是吗?”
  “是的,先生。我想再确认一下。”听到他这幺问我的心悬了起来。
  “你做的对,我们有麻烦了,那两颗子弹和你枪上的来福线不一致,杰克-李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