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往事如烟(3

往事如烟(3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山中人
字数:15496
前文链接:thread-9193061-1-1.html


         (3)——懵懂的季节(那一抹哀伤)

  「啪……啪……」灯光昏暗的房间。

  「噗嗤……噗嗤……」烟味和尿骚味混合的小屋。

  「啊……不要……不……呜……」模糊嘈杂的声音。

  「青山……呜……青山……帮帮我……」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

  「啊……」睁开眼睛,看着外面朦胧的夜色,偶尔传来一阵蛐蛐的叫声,头
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心脏咚咚直跳,原来是场梦。

  为什么梦中的景象那么真实,好像有个女孩在喊我,模糊的面容看不清楚,
但那个少女让我感觉很亲密,很想伸出手去抱抱她,但身体不听指挥。很想睁大
眼睛看清她,但她的面容总是模糊一片。我们一定很熟悉,熟悉的仿佛一个人,
但我在现实中从来没有遇到过她。

  下体传来一阵湿腻冰凉的感觉,用手一摸原来是自己的精液。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自从上次在学校仓库中看到木欣姐被三个不良少年淩辱
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每次做梦都会梦到一个让我感觉亲密的女孩,她不停地挣
紮逃跑,在黑影幢幢的森林,在阴云密布的大草原,在狭窄逼仄的小巷,后面有
许多漂浮的黑影在追赶她,最后她总是被抓到,被残忍的淩虐,比那次木欣姐受
到的淩虐还要淫靡无数倍。每次她被抓住都会呼唤我的名字,要我帮帮她,可是
她是谁呢?即使看不清面容,但她绝对不是木欣姐。

  **********************************************************************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看到小胖和其他同学笑闹追打,总感觉融不进他们,即
使在热闹的人群中,还是感觉一丝丝悲伤和孤寂。

  难道是那天看到木欣姐那淫靡的淩辱场面刺激了我?

  不……不会的,那次的事件虽然对我触动很大,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
重,怎么说呢,内心中仿佛还在期待着什么。而现在的我总感觉自己像是变了一
个人,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感觉小小身躯内那个幼小的灵魂只是一小部分,
而现在占据这具躯体的确是另外一个人。

  「青山,原来你在这里,走……去我家玩,我爸给我新买了一套变形金刚。」

  小胖的声音传来。看看天色确是是傍晚了,同学们都已经陆陆续续走出教室,
难道我又发呆了?哎,不管了,虽然怪怪的,但我还是我。於是起身和小胖一起
向他家走去。

  再次见到木欣姐,我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盯住了她那对大奶球,想到那天被肥
猪强他们揉搓的变形跳动的样子,我的心跳不禁加快了速度。看到木欣姐的脸色
还好,还是带着一贯的笑容和我打招呼,我暗自长出了一口气,看来木欣姐并没
有就此一蹶不振。不过从她的眼神中偶尔还是会透露出一丝无奈,不知是不是我
看错了。和小胖玩耍的间隙,我听到木欣姐对她妈说「妈,明天班主任让我去学
校帮忙整理一些资料,中午不用等我吃饭了,我在班主任家里吃晚上回来。」

  不对,明天是周末,木欣姐他们班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肯定是肥猪强他们
要欺负木欣姐,才会拿出班主任当幌子。而自从上次偷听到木欣姐的班主任已经
被肥猪强几个人操的服服帖帖了,我就敢肯定木欣姐明天肯定不是去整理资料,
一定又是被肥猪强他们拉去操逼。

  一想到木欣姐被三根大鸡巴夹在中间抽插奸淫,我的阴茎就不自觉的擡起了
头,为了避免尴尬,我对小胖说家里有事,匆匆的逃跑了。

  回去的路上,内心当中的小恶魔又占了上风,我决定明天偷偷跟踪木欣姐。

  第二天早早的起床,匆匆吃了早饭,跟家里说去和同学聚会,中午不用等我
了。然后就急匆匆的奔向了木欣姐的家。

  幸好来的早,我刚刚到她家附近,就看见木欣姐走了出来,我赶紧躲到木欣
姐看不到的地方,看着她走远,我又亦步亦趋的跟了过去。

  今天木欣姐穿着一条过膝的白色蕾丝边的连衣裙,外套一件牛仔小外套,脚
下是一双简约的十字交叉绑带的凉鞋,光着脚,一双玉脂般白皙的小脚丫裸露在
空气中,十根脚趾匀称而细腻,看着就想让人一亲芳泽。乌黑油亮的头发在脑后
绑着一条及肩的马尾,随着木欣姐的走动晃来晃去。红润的嘴唇紧闭,不时的用
牙齿轻咬下唇,仿佛有心事的样子。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一眨一眨的,而眉毛则
是微皱着,显然内心很苦恼。

 〈着木欣姐一路向西,并不是学校的方向,我就更加肯定她是去找肥猪强他
们,不知为什么我感觉到一丝丝激动,而胯下的小兄弟也非常同意我的看法,擡
起了头,从侧面看,我的运动裤上支起了一顶小帐篷。幸好周末的早晨街道上行
人不多,要不然就溴大了。

  走了十多分钟,木欣姐在一座古朴的二层别墅前面停下了,周围也是一些这
样的别墅建筑,零零散散,相隔不近。

 〈来这里就是肥猪强他们聚会的地点了。

  木欣姐有些犹豫,在门口徘徊着,眼睛中闪着一丝害怕,一丝悲伤,在一个
瞬间好像还有一丝淫荡。难道是我看错了吗?对,在某个瞬间,木欣姐的眼神中
确实是闪出来一丝丝的淫荡,就如那天她被肥猪强他们干到高潮时的神色一样。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苦恼的想到我该如何进去呢?如果进不去就什么也看
不到了。还好这座别墅的院墙不高,而且院子中还有几棵景观树,勾勾连连的,
其中一棵树茂盛的刚好覆盖了别墅的房顶,如果我攀上那棵树的话没准可以进到
屋里。

 〈到木欣姐还在犹豫,我悄悄绕道了别墅的后面,看看左右无人,凭借我从
小爬树上墙的本事,迅速的翻过院墙,爬上了那棵树。顺着树干爬到了别墅的屋
顶上方,离屋顶大概还有两米多的高度,这个高度对我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我
轻轻松松的就跳到了屋顶上。

  真是幸运,这个屋顶正好有个通下楼下的旋梯,而且不知为什么那个顶门没
有锁,还敞开着,真是天助我也。我悄悄的爬了下去。

  整个二层静悄悄的,好像没人。只听到微弱的娇喘声从楼下传来。此时的我
也是有些紧张,万一被发现就[全本完结]了。我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确认这层没人后才
大大出了一口气,当我走到楼梯口时,楼下的呻吟声更大了。

  我记得进来时木欣姐还在门外犹豫,怎么这么快就干上了呢?不管怎样有好
看的先看看再说。我矮着身子蹭到楼梯拐角处,向下望去。这一看让我大吃一惊,
那个呻吟声不是从木欣姐的嘴里发出的。

  只见楼下的大厅中,四个赤裸的身体交叠在一起。

  那满身肥肉,粗手粗脚的肥猪强躺在大大的沙发上,两只大手攥着身上一个
女人的细腰,挺着他那根可怖的大鸡巴正在一进一出的激烈的操着那女人的小穴,
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那女人的奶子也随着抽插前后荡漾,奶子上有几处红
痕,看来是之前被人狠狠的掐过。

  那女人身后高高大大,一身肌肉的大壮,两只手按着那女人的翘臀,一根不
满青筋的丑陋大鸡巴像打桩机一样,上上下下的抽插着女人的屁眼,那女人屁眼
周围的褶皱都已经撑开铺平,随着抽插,像一朵盛开的花朵一样范进翻出。

  沙发旁上还站着一个瘦瘦小小,浑身没有几两肉的瘦狗,两只手正攥着女人
的头发,挺着他那根与身材不成比例的黝黑鸡巴,在女人的嘴里进进出出,时不
时的拔出鸡巴在女人脸上蹭来蹭去,蹭的那女人脸上全是有粘液,连女人带的黑
框眼镜也被涂满了粘液,而那女人的舌头讨好的舔舐着瘦狗的鸡巴和卵蛋。

  那女人分明是木欣姐的班主任,张老师!

  张老师可是我们学校里少有的气质美女老师,虽然已经结婚,但是校内的男
老师还是很喜欢在她面前献殷勤,而张老师总是彬彬有礼的和别人应付,不给别
人一点机会。虽然我没有上过她的课,但是平时见到她总是一副温柔而典雅的样
子,像是邻家大姐姐一样,听说上她课时,男生们都听话的和小狗似的,连最淘
气捣乱的学生也是认真听讲。

  而现在,那个学生中的好老师,男生眼中的邻家大姐姐,校内公认的气质美
女,已经结婚有了家庭的贤惠妻子,正在肥猪强他们三个人的合理奸淫下娇喘呻
吟,一只手扶着瘦狗的腰,一只手攥着瘦狗的油亮的鸡巴快速套动,小香舌向舔
舐奶油蛋糕一样「吸溜吸溜」的舔着黑红的龟头,不时的将整根鸡巴吸进嘴里进
进出出的套弄,睁着大大的眼睛妩媚地擡头看着瘦狗。而她的屁股也随着肥猪强
和大壮的抽插上下起伏着。

  远在楼上都可以闻到他们交嫣时散发出来的有如栗子花香般淫靡的气味。

  在楼梯上看着这一幕的我,现在已经掏出鸡巴奋力地撸了起来。想象着那正
在操干张老师的人是我。兴奋当中仅存的一点理智还在想,为什么肥猪强他们要
这样?为什么木欣姐和张老师都要遭受这样的对待,女人不是应该跟相爱的人在
一起吗?为什么她们要被这样的淩辱,我怎么样才能帮帮她们。可是当下面的呻
吟喘息声突然加大的时候,我心中那仅存的一点理智也荡然无存了,原始的兽欲
本能占据了灵魂,套弄鸡巴的手加快了速度。

  楼下,张老师激烈的扭动着,看到她那淫荡兴奋和痛苦交织在一起的表情,
还有她因兴奋而紧紧搂着瘦狗的双手,我知道张老师正在高潮当中,连她的脸和
乳房都泛着淫靡的粉红色。

  她身下的肥猪强正在用他那根巨大的阳具,快速的抽插着张老师的骚穴,从
他们的结合处随着抽插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像是没有关紧的水龙头哩哩啦啦的流
了下来。而那抽插的「啪叽啪叽」声就像是重重地踩在热带雨林当中的烂泥潭中
发出的一样,张老师的浪荡呻吟声仿佛不是从喉咙发出,而是从那不断流着骚水
的浪穴中发出一般。

  随着肥猪强最后几下大力的捣杵,他那根犹如可乐瓶般粗细的鸡巴深深插进
了那盛开的花瓣深处,如鸡蛋般的卵蛋一上一下的伸缩着,没伸缩一下就有一大
股精液匀肷аǖ敝校爬鲜σ菜孀琶看蔚纳淙攵账跻醯溃渡硖濉